When Fire Burns to Ashes

1.

最近有个朋友和我说,她原本计划好暑假要看的书,却像铅球一样,被她搁置在家里的木板上沾灰,重到想拿也拿不起来。

「你之前,说要重读一遍麦田里的守望者,读完了吗。」她问我。

「没,读了个开头就又放下了。」我说。

之所以和朋友说起想再读一次这本书是因为突然有一秒觉得自己能和书中辍了学、厌了世、漫步于纽约街头看鸭子的主人公Holden Caulfield成为最好的朋友。可是生活如风一样,不知不觉得把我往前推,提醒着我:人生就是要前进的,不管你想不想。停滞在原地吐槽的人生未免太过消极。

于是我拿起守望者,在满员电车的一个小角落里,匆匆看了看开头,又放下了。

「可我看了其他的书哦。」我又和朋友说道。

毕竟我也不想让自己的头脑像铅球一样生锈。重,没关系,还可以拿起来。可是一旦锈了,恐怕就再也不会想去碰它了。尽管我头脑转的慢,但我也暗自庆幸,还没有转得慢的可以听到齿轮咯吱咯吱的声音。

最近在日本,读了一本夏目漱石,又读了一点点了"金阁寺"。每翻一页书都觉得自己在海边,他们的文字是海,刚柔并存。软到让我灵魂出窍,又硬到能够扇我重重一巴掌。

可今天的文章不是关于夏目,也不是关于金阁寺。而是关于最近一直在我脑海里来回徘徊的那么几句话。这几句话都是我无形之中发现的。他们虽然短,但却像刚开的热水一下,不断翻滚,咕噜咕噜的声音在我脑海中跳动。即便我想把火关了,这声音也不会就此停止。

2.


这几句话是这样的

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

火桶の火も白き灰がちになりてわろし。

我们这辈子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搬弄是非把水混淆;可水在激荡后总会变清。

可能是因为这一年来看到了太多社交媒体上过度修剪的照片,也或是遇到了太多做着违心的事却沾沾自喜的人。总之,我被这几句话深深吸引。对于旁人来说一串字符的随意组合,在我眼里却变成了一块吸铁石,把我的心深深吸住。

3.

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

这第一句话是我在看一篇叫做 "北大毕业生去送外卖"的文章时看到的。在评论区里,有一个人点评说,这篇文章让他想到了David Bowie的一首歌,Ashes to Ashes.

这句话在说:每个人都最终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尘归尘,土归土,你是什么终究就是什么。这句话有时候牧师会在葬礼上说,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一个人是什么,终究就是什么。在我们这个社会,大家傻傻分不清价值和价格这两个概念之时,再破烂的东西也可以卖到天一样高的价格,而再没有价值的公司也可以拿到几十个亿的投资。我虽然不像Holden Caulfield,愤世嫉俗,也没有厌倦社会上的人和事,但是总觉得这句Ashes to ashes,dust to dust提醒了我一件很多人都已经忘记的事,那就是”本”。一切已本为真,非本即黑。

4.

第二句话是这样的

火桶の火も白き灰がちになりてわろし 

这句话源自于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写这句话的时候的她是失望的。冬天的时候,送碳人慌慌张张地生起炭火各处分送,可到了中午的时候 , 寒气消退 , 火桶里的火便熄灭变成白灰 。这火烧成灰了,作者也觉得没什么劲了。

我读这句话的时候想到的还是价值这件事。当一件事,一个人,一样物,发挥了其价值,尽了其本时,那是刚刚好。可是被泡了一夜的茶变得太过苦涩,再怎么品都不是原来的味道了。谈了一场明明自己知道已经太久的恋爱却依然互相纠缠,那这关系也没必要再持续下去了。写枕草子的清少纳言是个聪明人,她能够看穿物和人,透过皮囊看到血,肉,看到灵魂。

5.

第三句话说

我们这辈子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搬弄是非把水混淆;可水在激荡后总会变清。

我依然惊叹大自然的力量。你骗得过自己,可却无法坦然接受大自然对你灵魂的拷问。涨潮,退潮,浑水最终变为清水;这都是大自然的秘密,是没有人能够打破的真理。被炒得再高的比特币最终会跌,被吹的再厉害的公司最终会瓶颈,被误认为天才的人也不禁泯然众人矣。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投机分子的下场总是有那么些难堪。价值,还是真的好。

写到这里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我自己变成了文章一开始的那个铅球,无数想法在脑海中穿越。想法的重量一旦压迫在我身上了,那还真是重的无法估量。

不过没关系,风继续在吹,把我推向人生的下一个时间点。水,也在烧,只是泡泡不再冒得那么猛烈了。我坐在列车上,告诉自己。


那么我就做一杯清水,正好。



Yujia HuangComment